无能为力者的梦境。

© 予司
Powered by LOFTER

欢迎大家进群康康!夏日小礼物~

1010m:

这段时间画的很多利壹!(and两张壹单人),之前在另一个号发过一张,现在搬到这里

最近准备做个明信片无料,操刀的是当年的壹吧吧务团队=w=

最后1p是宣图,现在正在印调,有意的戳群903560611

【19萝魔24h/2h】贰 拾(壹中心、带利壹、夜航船外篇)

  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  行弋问这话的时候,宴会厅里一片鸡飞狗跳——壹索的手还掐在马克斯的胳膊上,家臣的翅膀有耗损,翅根处被秃噜下好几根羽毛。拜这碎嘴鸟人的利爪所赐,壹索的嘴角也破了皮。

  十二岁的少年瞪了马克斯一眼,恶声恶气道:“我想打断他的腿。”


贰 拾

warning: 壹中心,有利壹,玩票性质


  这是壹索回到青阳山庄的第四年——他整日在后山与矮人切磋武艺,鲜少安定在家待够整天。某日他提着魔剑飞上瀑布,却见马克斯张开翅膀跟了上来。这位...

【利壹】夜航船(下)

# (下)

  “咔擦。”

  壹索与利夏回头,呼延手举相机站在那里。他笑出一口白牙,比了一个大拇指,道: “妙啊,大小壹老板。”

  幼童收回了手。他的看护人向壹索与利夏点头致意,带着孩子走了。

  利夏道:“你不要随便乱拍!”

  呼延语气上扬:“什么叫随便乱拍,记录和宣传也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哦。”

  “……那你把照片发我一份,带上雪鸮那张。”

  “我又没有你的联系方式,怎么发给你。”呼延冲利夏不怀好意地转了转眼睛,“这样吧,我在个人终端给你留个后门,你可以黑进来,取照片各凭本事。”

  利夏对终端的最高要求是做展示,此时恨极了这些自诩不凡的技术人员...

【利壹】夜航船(中)

# (中)

  壹索其人,十分敏锐。

  如果他想,完全可以做一个优越的气氛调节者,一个善解人意、通情达理的人,只是情愿这么做的时候少得可怜。他的耐心大部分都耗在了工作与学习上,留给人际的分量十分有限——恰好,利夏有幸从中分一杯羹。故此,面对显然回避问题的利夏,壹索没有立时拆穿。

  也不能怪利夏。没有人愿意在一月一次的家庭聚会上对心上人莽然坦白搞砸一切的。

  所以被提起“应激状况”时,他手一抖,待烤的生鱼险些跌进炭火里,“你说应激?什么应激?”

  壹索道:“别装了。上回实验室扫了你的脑电。应激指数飙高到常人三倍,你究竟怎么了?”

  利夏把烤好的鱼片递给他。这个月的...

【利壹】夜航船(上)

  ——什么人会连续三天在夜间十二点打来电话?

  利夏不知道。此刻他正斜倚在房门上凝神侧耳,一门之隔是正在通电话的壹索。且不说这通电话的时机有多么不得体,更遑论持之以恒、坚持不懈、每日必达的险恶居心,光是谈话内容都够让他警铃大作的了!除了业务讨论和“嗯”、“啊”、“好”,壹索还回答了很多家常命题,譬如晚上吃了什么、明天天气如何和项目组是否应该购置加湿器之类的琐碎事宜。

  壹索绝不是一个适合话家常的人,哪怕与利夏一起,也多为后者问而前者答。利夏以外的其他人挑起“并无必要”的话题,往往会被无视——他并不傲慢,但的确高冷。所以电话那头究竟是谁,能够有挑起闲聊话题的勇气,并获得被认真回答的殊荣...

【利壹利】小别离

summary:新老娘舅

warning:复建,非常limited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“不可能,她才刚回来!你要我反手就把妹妹赶出家门?”

  “住家你又管不住,知道她本周都在午夜之后偷溜进门吗?”

  “这么任性,倒是跟你有学有样。”

  “哈?不是你惯的吗?夜闯禁林、违规施咒、无视门禁,哪一件拎出来都足够开除了,哪一件不是你洲长大人授意摆平?”

  壹索颇讥讽地、短促地笑了一下,笑意还未传到其他肌肉便收束住了,大概只到提一下...

【GGAD】fall for you(1个段子)

        fall for you

        1945年的决斗中有这么一段插曲:格林德沃被一个缴械咒击落到一座低一些的裙楼楼顶,邓布利多则立在高塔之上。
        格林德沃被咒语打出很远,背部着地摩擦着粗砺的砖石,蹭出一条血迹。他略微昂头看着邓布利多,狂笑着挑衅他:fall, fall for me.
      ...

【利壹利】经心

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利夏总觉得,自己的育儿经还没念到及格,被伺候的那位就像扎了翅膀的鸟儿,扑棱棱就飞走了。他这个家长会缺席、做不到早起、便当也煮得很垃圾的糟糕领养人,在经历了十年的熊孩子式折磨之后,终于也要告一段落,光荣毕业了。

 

 

 

经心

利壹利无差|勉强算1个《焱焱》后续|复建文,肥肠短

写给曦,祝你……毕业快乐!

文/予司

 

 

 

  但他还有一个秘密。

  一个未达成的,深埋...

【POI/Rinch】叁零玖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“看来Snow还是退休了。”

  一小点余烬翻上楼顶,像星火,升腾几下又灭掉了。夜空像泼墨一样黑,闭上眼便是永眠,城市却醒着,火树银花的灯光照彻远方黛色的天。

  Harold转过身,在天台上与他遥遥对视。夜色太浓重,John看不清他的表情,但直觉会有些劫后余生的惴惴。性命之虞刚刚过去的特工却没有所谓,他揶揄完被炸成碎片前队友,又向现任发出邀约:

  “今天太惊险了。夜色不错,一起回家?”

 

 

叁零玖伍

RFR无差|213衍生|十分短,很糟糕

文/予司...

【利壹】Wedding Time



  “青阳壹索先生,你是否原意将性命交付与我。不论贫穷或富裕,快乐或悲伤,我将一辈子尊敬你,爱护你,只有死亡能将我们分离。”

  “不愿意。”

  利夏翻身起来,“……亲爱的,你好歹让我过把嘴瘾!”

  他索性不睡了,折腾刚才拒绝求婚的人。青年揽住恋人的肩膀,鼻尖碰上他的鼻尖,脸靠得很近道:“我好受伤的,我希望你能以身相许。”

  夜已经很深了,酿酿酱酱理论上是不可以的,因为壹索明天还要早起报告。但他又实在不忍心——此遭的确是他出尔反尔。他看着利夏幽深的眼睛,叹了口气,默许了恋人这个过分又欢愉的请求。

Wedding Time

利壹|糟糕程度如题

文/予司

  生命的大和谐...

1/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