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利壹利】经心

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利夏总觉得,自己的育儿经还没念到及格,被伺候的那位就像扎了翅膀的鸟儿,扑棱棱就飞走了。他这个家长会缺席、做不到早起、便当也煮得很垃圾的糟糕领养人,在经历了十年的熊孩子式折磨之后,终于也要告一段落,光荣毕业了。

 

 

 

经心

利壹利无差|勉强算1个《焱焱》后续|复建文,肥肠短

写给曦,祝你……毕业快乐!

文/予司

 

 

 

  但他还有一个秘密。

  一个未达成的,深埋...

【POI/Rinch】叁零玖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“看来Snow还是退休了。”

  一小点余烬翻上楼顶,像星火,升腾几下又灭掉了。夜空像泼墨一样黑,闭上眼便是永眠,城市却醒着,火树银花的灯光照彻远方黛色的天。

  Harold转过身,在天台上与他遥遥对视。夜色太浓重,John看不清他的表情,但直觉会有些劫后余生的惴惴。性命之虞刚刚过去的特工却没有所谓,他揶揄完被炸成碎片前队友,又向现任发出邀约:

  “今天太惊险了。夜色不错,一起回家?”

 

 

叁零玖伍

RFR无差|213衍生|十分短,很糟糕

文/予司...

【利壹】Wedding Time



  “青阳壹索先生,你是否原意将性命交付与我。不论贫穷或富裕,快乐或悲伤,我将一辈子尊敬你,爱护你,只有死亡能将我们分离。”

  “不愿意。”

  利夏翻身起来,“……亲爱的,你好歹让我过把嘴瘾!”

  他索性不睡了,折腾刚才拒绝求婚的人。青年揽住恋人的肩膀,鼻尖碰上他的鼻尖,脸靠得很近道:“我好受伤的,我希望你能以身相许。”

  夜已经很深了,酿酿酱酱理论上是不可以的,因为壹索明天还要早起报告。但他又实在不忍心——此遭的确是他出尔反尔。他看着利夏幽深的眼睛,叹了口气,默许了恋人这个过分又欢愉的请求。

Wedding Time

利壹|糟糕程度如题

文/予司

  生命的大和谐...

【利壹利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(下)

【下】

  壹索火急火燎地赶回去,禅院的火势已经无法控制,火光卷着烟尘上翻,浓烟呛人。他定了定神,大喊一声:“余道奇!!!”

  大厦将倾的禅院里传来余道奇的回应:“少爷!我在这儿!”

  紧接着就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声,余道奇的情况大概不怎么样。

  壹索扯下一小块袖子,到禅院门口的水井里沾湿,捂住口鼻就冲进去了。

  禅院内火势大作,木质的椽檐因被炙烤发出咔擦声。壹索置身火海,这才觉得危险了——他的关节都是木质的!刚才忘了找百里存档,不知道挂了会从哪里重新来过。

  但事已至此,他难以抽身,便一咬牙冲进去,在厢房里找到了被困的余道奇。

  余道奇被一根倒下的房梁困住,此时厢房摇摇...

并非热情故事,也没有万转千回,但完全幻灭之后,仍有点什么东西在——《花床》长评

  我拖了这么久,总算今天有机会把长评po上来了——其实上个星期就写好了手稿的,但一直没机会码上来。碰巧看到曦曦写了《时,间》,心里想,啊,大家都在进步呢,我也要做出点什么事情来才行。

  长评很不负责,算一点我对这文的反馈。

  我追文时的每条评论都不离医生。医生真的是一个我从头喜欢到尾的角色。尽管作者说避世不好,但我仍然喜欢他。某种程度上说,医生从始至终都有种漫画式的理想色彩。从他那个暗恋未果的学姐,到医闹事件理想破灭,甚至在乡间救下钟予迟,都能感受到他那颗鲜活的,跳跃着的赤子之心。讲道理我有好久没有喜欢过这型了,可《花床》里的医生又一次点燃了我对这款的萌点。(没错我始终相信医生有一颗...

希望你愿意看看这篇文章

其实哪怕有一个人懂我都会开心得飞起……真的很感谢一直以来愿意给我评论的亲友TuT。所以我也是,看过的东西有想法一定会评论,因为我懂评论会带给作者多大的力量。

七步成诗:

洗一下心脏


右:



我在微博上看见了篇类似的文章自己有些感慨所以写下它。因为po现在病假在家所以可能思维有点混乱,请原谅。



我是个透明,去年7月入圈,8月写文,当时觉得自己可厉害就雄心勃勃的直接上来写长篇,但现在回头再去看简直无法直视,差不多去年11月就把它删了,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悔,毕竟也是自己熬夜码出来的。



我想说的是,我...

【纪夏(?)】片想い

写给 @以晨启之南 以南酱!!

说好的肉我很无力,于是写了一篇大冷门投喂你XD。

么!么!哒!

 

 

 

 

  萝铃走后的第四年,利夏终于不再疯狂寻找他的妹妹,并着手开始推我上位,自己打算辞职。他一般在航空部看星星以度过夜晚,偶尔回家陪我看电视。

  我二十岁生日那天,利夏送了我一枚银质指环。除了他送我当天我把指环戴在手上,之后都被我串在绳子上当项链戴。我想等我长大就往他手指上圈一个一模一样的指环,奈何我比较怂,就一直没有机会。等到春去秋来,我顺利成为魔力洲洲长,我仍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给他套上指环,为他把这些...

【利壹利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(中)

【中】

  没有NPC陪伴的日子游戏的进程分外痛苦。壹索出了白房镇后就闯入了一片广袤,干燥,酷热的沙漠里。他走了很久,走到全身的榫卯都被烤得要着起火来,手腕脚腕都突起直棱棱的木刺,才不得已掰了棵仙人掌给自己做润滑。他直起腰往四周一望,全然一片黄沙漫天。

  这样艰辛的日子持续了两天,壹索终于碰到一块货真价实的绿洲。他在那里做了简单的休整,靠着湖边坐下来,清点了剩下的干粮——最多再有三天,三天之内一定要走出去。

  然后他找出了钟离飘的卷轴,并将其打开,里面掉出一把钥匙,壹索伸手去抓,没抓住,钥匙叮呤一声掉进了湖里。

  壹索:……

  他还来不及为自己跌宕的命运,和这把莫名其妙的钥匙...

【双花】末日妄想

  睡前阅读时间。孙哲平戴了眼镜翻一本很厚的阿西莫夫,张佳乐拿pad刷兴欣门站,叶修有新书完结,他点进去看。

  屋子里只开了床头灯,一室黑暗之中唯他们所在之处有一片灯影,又很安静。张佳乐读叶修的完结章,半个小时后,他摔了pad:

  “靠!”


   末日妄想

   *《简易》外篇二,沿用设定,跟正文没什么卵关系

   文/予司


  孙哲平扭过头,透过眼镜问他怎么了。

  张佳乐开始解释。叶修写了新书,结局居然是AI占领地球,统治人类,几万年的文明结晶十...

【利壹利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(上)

一月底了,我来,混个更。囧。


  壹索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明,啁啾的鸟叫声依稀漏进屋。他撑着手坐起来,动了动有点僵硬的脖子,那里发出“咔”的一声。他觉得奇怪,又多转了几下脖子,“咔咔”声便不绝于耳。

  ——坏事了。


            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

               文/予司


                【上】

  这咔咔声听起来清脆而响亮,声声战栗,直达大脑皮层,实在不像落枕。壹索不敢多动,翻身下床跑去洗手间照镜——结果洗手间没找着,出了卧室门就被大...

1/6